62小说 > yabo888体育 > 大相师 >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终

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终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然而李响现在只是知道,却再也无法进一步思考。

    他所有的念头都像陷入了一阵死寂清静之中,再没有任何事情能扰乱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照以往他的性格,从冷库脱困出来,一定会找金正南和那个花衬衫的麻烦。

    现在以他的能力来说根本不在话下,甚至在想到这两个人的时候,他的神识就自然而然地在千万人口的首尔城里追踪到了他们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金正南正在自家的公寓里抱着一个艳女呼呼大睡,而花蟹则带着一帮兄弟在夜市上喝酒。

    他甚至能看到金正南家中的每一处景象,好像自己有一个分身在现场一样。

    还能看到花蟹喝酒时脸上每一个血管在酒精的刺激下扩张,血管中的血液变多,红色透过那薄薄的血管臂,然后透过皮肤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只要他想……

    只要他想的话,他能对这两个人做任何的惩罚,然而他不想,或是说懒得去想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与他何干?

    虽然他现在还在一个叫作李响的人的躯体里,然而这身躯壳已无进食、呼吸、心跳的必要,只是勉强维持了一个人的形体。

    如果他喜欢的话,这身躯壳也没必要存在。

    这时李响的神识化身亿万在这个首尔城里晃荡,所有的情绪和景象都能反馈回来,他知晓一切,却又不兴起丝毫的波动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他正在景福宫里晃荡,突然他想起了司雨竹和方馆长他们还在景福宫对面的饭店里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李响已经来到了那个饭店里。

    这时酒席已经进行到一半,所有人都吃的差不多了,只是互相敬酒。

    司雨竹的脸微红着,也喝了一点酒,她不时朝门口的位置看去:“他怎么还不来呢?”

    梨花院的车已经去接了,可是传回来的消息却是没接到李响。

    司雨竹的心里不免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这时一个人凑了上来,满嘴的酒气:“司小姐,来,我敬你一杯,这次西夏宝库文展,还是司小姐最让人印象深刻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这个人正是朴景泰。

    原本看到金正南对司雨竹有意思,他已经起了退让之心,在江南不要和金正南抢女人这是一个基本常识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在酒席上,几杯烈酒下肚,朴景泰酒意冲头,看到司雨竹那红苹果般的脸颊后,那些规矩就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今天难得趁着李响和金正南这两个讨厌的家伙都不在,趁热打铁把这个小妞给办了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否则明天她就要走了,再也没有机会看到这个千娇百媚的美人,岂不会遗憾终生?

    司雨竹看到朴景泰凑上来就觉得讨厌,只是这酒席上人挤着人,除了刀海波特意为她挤出些空位外,她再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,所以只能应付式地举起酒杯,谁知道那朴景泰得寸进尺,伸手过来就要握住她的手来喝交杯酒。

    这招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学过来的,也许以为华夏人喝酒都是要这样喝吧。

    司雨竹要躲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朴景泰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就要抓住司雨竹的手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刀海波和方馆长都被梨花院的人劝酒劝得舌头大了起来,即便注意到这里的异样,也来不及替司雨竹挡住。

    司雨竹脸色一冷,正准备给朴景泰一个大耳光,虽然在别人的地盘上做出这种事很难收场,但是她才不想让这个男人的臭手碰到自己。

    朴景泰的手伸到一半突然僵住了,停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术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都没看出异样,司雨竹却把身子往后挪了挪,防止朴景泰突然暴起。

    朴景泰的手颤抖了几下,把酒杯收回,然后竟举起酒杯往自己头顶浇下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都吃了一惊,反倒是刀海波红着一张酒脸,看到朴景泰的举动大声叫好起来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朴景泰是为活跃气氛才把酒浇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朴景泰被酒浇了以后,整个人茫然四顾,又看了看自己的手,似乎连自己都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往头上浇酒。

    但是受了刀海波的鼓动,酒席上的所有人的都发出怪叫声,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朴景泰只能顺势笑了笑,把自己刚才的意外之举当成有心的搞笑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闹,朴景泰再没有了刚才和司雨竹交杯的兴致,身上也是湿漉漉的,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司雨竹笑过之后,似是觉察到了什么,往四周看了看,但是她什么也没发现,司雨竹的脸色又黯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她身边的李响神识一阵荡漾,他现在已经可以直接感受到了人体内的情绪,司雨竹的不开心就像是水波一样展现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即便现在的李响已经渐渐剥离了应该是人的情绪,可还是觉得一阵伤心。

    看了司雨竹几眼后,李响的分身还是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李响出现在了京州。

    对于李响来说,只是一瞬,估记还不足十分之一秒的工夫,他就已经到了京州。

    京州的夜空和首尔很像,只是多了许多雾蒙蒙的东西,李响看了看,想到上官凌雪。

    下一刻他已出现在上官凌雪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上官凌雪此时已经入睡,只是眼角上挂着一丝流痕,显然是哭累了之后才睡着的。

    李响站在她身边看了很久。

    上官凌雪翻了个身,嘴里喃喃念叨着什么。

    李响此时已没有一丝情绪波动,现在他所能做的只是让上官凌雪忘记自己。

    李响的食指点在了上官凌雪的紫气宫上。

    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李响的身体里。

    其实无需这些,李响也能搜寻上官凌雪的记忆,只是他想拥有这些人类的动作更久一些。

    李响和上官凌雪的画面往后面一副副地展开。

    李响的手指停顿了一下,然后将记忆完全删除。

    也许没了他,上官凌雪会过得更幸福。

    上官凌雪停下了喃喃自语,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看着上官凌雪再也没有和李响相关的记忆后,李响这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,李响出现在了晋城沈冰蔓别墅的卧室之中。

    沈冰蔓似乎是睡着了,不过右手确是握着手机,李响伸手在她的紫气宫上一点,有关于自己的一切瞬间就从沈冰蔓的记忆中删除了。

    李响缩回手,注意到沈冰蔓手中的手机的屏幕还亮着,上面是一张李响的照片。

    李响忽然有一种不应该有的心痛,然后这种心痛转变成了后悔,后悔删除沈冰蔓关于自己的记忆。

    李响就站在沈冰蔓的床边。

    看着沈冰蔓那娇俏的面容,真有种把自己的手跺下来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叫你手贱,叫你手贱!”李响这时换了人身,似乎连种种失去的情绪也都找来回来。

    沈冰蔓听到了响动,迷糊地睁开了眼,看到床边站了一人。

    李响这时才想到沈冰蔓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记忆,现在醒来突然看到一个“陌生人”站在床边怕是要受到惊吓。

    正要出去,却见沈冰蔓又闭上眼睛,似是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响暗道一声:“好险”,却看见沈冰蔓的眼睛再次睁开,这回眼神清明,再无半分睡意。

    然后,李响看到沈冰蔓吸了一口长气,然后:“啊!”

    沈冰蔓拿着枕头过来,然后是床头的闹钟,化妆品,所有她能找到的东西都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响不想在沈冰蔓面前展露境界,只能手忙脚乱地躲过,偶尔看到珍贵的东西还要帮她接住。

    “小偷,色狼!”沈冰蔓一边扔着,一边大叫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小偷,冰蔓,你不记得我了吗?”

    沈冰蔓抱着被子缩在墙角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李响为了不再刺激她,退的远远的,几乎是站在了门口,这让沈冰蔓稍微心安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警惕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她床边的陌生男人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她越看越是觉得这个男人很是面熟,但记忆里又反复确认过这是张陌生的面孔。

    这种矛盾的感觉让她的头都痛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沈冰蔓镇定了下来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李响犹豫了一下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男朋友?”沈冰蔓又把被子拉得紧些,在她看来,这个人是谁她还不知道,但是已经基本上确定是采花贼这条路的。

    “冰蔓?你忘了?昨天你出了车祸,医生说可能会有轻微的失忆症,身体没有大碍,所以就先回家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车祸?”沈冰蔓摸了摸自己的手脚,“开什么玩笑,我昨天、昨天……”

    沈冰蔓正想说自己昨天做了什么事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沈冰蔓抱着脑袋,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别说是昨天做了什么,就是前天,大前天都不知道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沈冰蔓忽然从床上站了起来,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丝质睡衣。

    “我去一下卫生间。”沈冰蔓忽然对李响说道,脸上再没有害怕的表情,似乎已经响起了李响。

    卧室中有卫生间,李响就这么看着沈冰蔓进去,然后卫生间的门被关上,然后是上锁的声音。

    然后李响听见了这样一句话:

    “喂,警察吗,我家来了小偷,地址是……”

    (全书完)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62ny.com/xs/5/5607/4739978.html,手机用户请浏览:m.62ny.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